其他废物( HW49 )收集、贮存

OTHER WASTE (HW49) COLLECTION AND STORAGE

让污水处理有效率 这些地方从管网开始下功夫

2019-07-03 分享

timg (2).jpg

        長江病了,而且病得還不輕。

  曾經,長江春水綠堪染。然而,多年來,由于河道采砂、過度捕撈,尤其是一些臨江化工企業,濫排濫放,導致長江生態環境破壞嚴重,群衆苦不堪言。

  2018年4月26日,習近平總書記在武漢召開的深入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座談會上發表重要講話,明確要求“三峽集團要發揮好應有作用,積極參與長江經濟帶生態修複和環境保護建設。”一年多來,三峽集團共抓長江大保護取得了哪些成效,又面臨著怎樣的問題?日前,記者跟隨三峽集團先後前往武漢、嶽陽、九江、蕪湖等長江沿線城市,實地調研其探索城鎮汙水處理和水環境綜合治理進展,深入了解新時代“三峽治水”方案。

  管网不治理 一切都白搭

  “長江病了,病因就在于各種汙染。”長江環保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趙峰說,國家發展改革委多次強調,長江經濟帶水環境存在“4+1”汙染源,即城鎮生活汙水垃圾、化工汙染、農業面源汙染、船舶汙染以及尾礦庫汙染。

  趙峰介紹,按照國家發展改革委的統籌部署,現階段三峽集團以城鎮汙水治理爲切入點,選取宜昌、嶽陽、九江、蕪湖4個城市推進先行先試。通過調研,發現存在的主要問題包括:城鎮排水管網等基礎設施落後、欠賬嚴重;城鎮汙水收集率很低,汙水直排,汙水處理廠低效運行;河湖水倒灌、溢流,雨汙錯接混接,地下水入滲;廠網分離,産業鏈“片段化、碎片化”等。“黑臭在水裏、問題在岸上、關鍵在管網。”趙峰說。

  嶽陽是一個水城,湖區面積占市域面積35%。“由于曆史原因,循湖排放是沿江城市的一貫做法。而且由于管網基礎設施建設曆史問題嚴重,存在汙水管和雨水管混接等情況,遇到下雨,雨水通常伴隨著汙水排放到湖裏。”嶽陽市住建局副局長、三峽集團長江環保集團嶽陽項目建設協調指揮部辦公室常務副主任程文藝說。

  不僅是嶽陽,在九江,混搭錯接、雨汙合流、汙水直排入河湖這些問題也同樣存在。

  九江市三峽水環境公司總經理曹诤表示,汙水處理廠進水濃度關鍵在于管網質量,由于長江沿線城市普遍存在地下水位高的特性,又有汙水管道、合流管道斷裂、滲漏、倒灌等突出問題。導致汙水管道內混有大量的地下水、河湖水,進廠化學需氧量(COD)濃度普遍低于100mg/L,這也使得很多汙水處理廠天天閑置“曬太陽”。

  “管網不治理、一切都白搭。”九江市三峽水環境公司副總經理張俊說,今年5月份,住房城鄉建設部、生態環境部等聯合發布城鎮汙水提質增效三年行動計劃,提出將進入汙水處理廠生化需氧量(BOD)濃度提升到100mg/L的要求,折算到COD濃度則爲約200—230mg/L,比江西省此前提出的達到132mg/L的要求高出了一大截。要達到這個目標,必須更加聚焦城市地下的、看不見的排水管網修複、治理工作。管網健康了,河湖才可能健康。

  系统治理 赚钱不赚钱的都要做

  采訪中,記者在嶽陽東風湖水環境綜合治理工程現場看到,臨近中午大型挖掘機還在轟鳴。

  “現在正在進行的是調蓄池的建設。”三峽集團長江環保集團嶽陽項目部負責人高崖說,按照三峽集團與嶽陽市政府協議,項目策劃遵循“廠網河湖一體化”治理模式,以消除黑臭爲主,開展東風湖、王家河、南北港河“一湖三河”水體治理,同時,實施湖濱和臨港兩個汙水片區管網完善工程,解決兩個汙水廠長期閑置問題。

  以前政府與社會資本合作治汙,社會資本看中的是具有回報機制的汙水處理廠,管網建設等屬于市政基礎設施,則甩給了地方政府,導致廠網分離。“現在的廠網一體化,簡單來說,就是賺錢不賺錢的,三峽都在做。”程文藝說,三峽集團是在探索治汙的新路子,實現對管網設計、施工、運營的全生命周期管理。

  九江市人民政府副市長、黨組成員孫金淼也認爲,三峽集團是系統治水的理念,不再是頭疼醫頭、腳疼醫腳。這改變了過去重末端處理、輕系統治理的認識,有助于從根本上解決問題。

  “三峽也在探索未來管網的收費機制,沒有機制的創新很難繼續。”長江環保集團黨委副書記、總經理王世平說,當前,汙水處理費只能勉強覆蓋汙水處理廠的運營成本,而汙水管網的運行,還需要財政付費。通過一年來的先行先試,國家部委已經意識到了管網治理是城鎮汙水處理提質增效的關鍵,需要有收費政策支撐,相關部門正在牽頭研究汙水管網收費的價格機制。

        來源:科技日報                                  编辑:陕西尊龙D88APP科技

上一篇
和平與發展

下一篇
重诺守信 顺应大势

推薦新聞